扫一扫,慧博手机终端下载!

位置:首页>>图片资讯>>12年过去了,优酷还在烧钱

12年过去了,优酷还在烧钱

作者:环球 曹婧晨    发表时间:2019-02-11    来源:老虎财经

1月30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了2019财年第三季度(2018年1月到12月)的业绩报告,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归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业务,报告期内其单季度的经营亏损高达70.94亿元,这多是旗下优酷购买版权带来的高成本所致。


数据显示,仅第三季度优酷原创支出以及版权无形资产减值达到28亿元,大量收购海外版权耗资35亿元。


在2018年6月,优酷曾耗费逾10亿元拿下了世界杯播放权,在版权豪气上斥资的优酷,业绩却是乏善可陈。


视文娱以战略地位的阿里,在过去两年对其文娱板块施以重金。为了组建文娱集团,阿里可谓大刀阔斧的搞并购、重组,比如将土豆合并私有化;收购文化中国成立阿里影业;合并虾米与天天动听,成立阿里音乐等,就像资本堆砌的大拼盘。


而在阿里大文娱板块业务中,优酷一直是重中之重,阿里之“娇子”。不过,或许是战略的多变,又或许是高管动荡带来的管理涣散,在砸重金投入后,昔日在线视频龙头优酷,仍被腾讯视频、爱奇艺全方位压制。优酷已经成为阿里内部名副其实的亏损王。


阿里文娱单季度亏损70亿


就拿其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数据来说,阿里数字媒体和娱乐单季度亏损70亿,其中原创支出以及版权无形资产减值达到28亿元,大量收购海外版权耗资35亿元,合计63亿元。


尽管阿里巴巴并未在财报中透露优酷平台的具体业绩,但可以看到,造成亏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或源自其居高不下的内容成本。实际上,2018年优酷为了获得版权扩大影响力,曾作出亏损80亿元的预算,但显然优酷的烧钱速度,已经超过了预算。


在2016年大文娱建立初期,其被视作你阿里未来十年甚至是二十年的战略,当时的文娱CEO俞永福曾表示,将在三年内对阿里大文娱内部投入超过500亿,计划投入大量资金但没想过要在十年内盈利。


但在如今视频独家版权模式之下,各大视频平台在采购版权上不断加码,高成本的烧钱抢占市场,然而到最后谁没有称霸市场,反而亏损越来越大。


“优爱腾”各自背靠三大互联网巨头阿里、百度、腾讯,作为战略性布局,视频网站背后的三大巨头并不着急盈利,但在烧钱竞赛下,如果算下各大平台的成本和营收,压力却是不小。


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6年,10年时间,网络版权费暴涨了7200倍。2017年的热播大剧《孤芳不自赏》、《择天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均被影视公司以超过6亿的版权费购买。


2017年10月时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的俞永福给杨伟东和优酷站台,说优酷要富养“女儿”,烧钱不涉上限,当时光三部剧:范冰冰的《赢天下》、吴秀波的《大军司马懿之虎啸龙吟》、《长安十二时辰》就号称花了优酷17.24亿版权费。优酷的《如懿传》等古装大剧总版权费更是突破了10亿大关。


由于对头部内容的巨大投入,优酷在2017年的第三季度网剧季报中,其新增网剧播放量和在播网剧均处全网第一。尤其是《白夜追凶2》、《白夜重生》以及《白夜追凶衍生剧》,此剧获得很高的评价。


但与此同时,阿里大文娱的亏损额度也在扩大,数据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2016年第四季度和2017年第四季度,阿里大文娱集团运营亏损额分别达10.19亿元、31.96亿元和38.28亿元。


不过,同样投入巨大的2018年,优酷的业绩确是乏善可陈。这一年上到影视上市公司炸雷股价疲软,融资困难,下到内容层面,似乎流量明星、大投入都不再是票房的保证。据说,这一年的横店剧组锐减。


原优酷总裁杨伟东曾直言,“优爱腾仍亏损,是商业模式有问题,如今视频平台仍延续以往电视平台与播出平台的版权交易方式,一次性产购买卖,而随着头部内容的投入加大,内容的价值无法仅仅靠广告和会员来充分消化。”


优酷竟成贪腐腐败的重仓地?


加之平台的过渡竞争,过去几年版权价格攀升,视频平台烧钱抢夺资源的“玩法”,事实上在反噬平台。


事实上,视频网站的相互竞赛也给了高管巨大的贪腐空间。2018年优酷的题材涉猎非常广泛,涉及舞蹈、科技、语言三大类,其中重点布局了《这!就是街舞》、《这!就是铁甲》、《SNL中国》等。


2018年12月份,曾直指当在线视频亏损问题的优酷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带走调查,据财经媒体报道,前优酷总裁涉嫌贪腐的项目主要集中在优酷于2018年春集推出的“这就是”系列,“利益输送”金额可能过亿。


不止是“这!就是......”系列综艺的产业运作,杨伟东还是世界杯分销版权的获取,多部现象级网剧和网综的参与者。事实上,如今影视剧采购所涉及的领域已经是互联网公司腐败的高发地,杨伟东担任优酷总裁期间,更是在外部公司一直有占股。


2018年6月份,优酷曾耗费逾10亿元拿下了世界杯播放权。而阿里巴巴2018年三季报显示,优酷所属的数字媒体和娱乐版块当季实现营业收入59.4亿元,同比增长24%;亏损额同比增加14.25亿元至48.05亿元,而10亿元的世界杯播放权版权支出以及其他版权和“原创内容生产”费用支出,无疑加大了其亏损。


有业内人士称,当前影视剧采购所涉及的领域如今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腐败的高发地,不止是杨伟东,此前优酷的前副总卢梵溪和前腾讯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刘春宁,均因视频采购上涉嫌商业贿赂而被警方带走调查。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2年至今,近7年时间里,整个阿里巴巴集团已有多位高层管理人员因腐败而“下课”,其中有一大半都发生在大文娱。


阿里文娱为何大而不强?


事实上,贪污腐败频发的背后,是阿里大文娱资本主导下业务大而不强的“先天”缺陷。


如今阿里的大文娱盘子虽然大,核心业务不仅有优酷土豆,还有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业务,但其文娱板块各个业务却是大而不强,有人将其喻为拼凑的盘子无法产生协同效应。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阿里大文娱的8个文娱相关业务部门基本都是阿里花重金收购整合而成的,居然没有一项重要业务是阿里平台内生发展而来。


砸入重金的各项业务都收效甚微。比如UC,UC订阅号升级为大鱼号之后,曾推出10亿元的扶持激励措施,但是目前依然无法和今日头条、天天快报等产品竞争,其余也是落后于竞品。


战略摇摆不定,难成大器?


而各版块业务整合的压力凸显,也直接导致了阿里文娱管理高层的动荡,成立仅两年半时间其内部却已经经历了三次重大人事调整。


2016年9月,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董事长,阿里影业掌门人也经历了张强、俞永福到樊路远的更迭。2018年5月,此前担任阿里音乐CEO和大麦网CEO张宇被调回阿里集团,由杨伟东兼任阿里音乐CEO,樊路远兼任大麦网CEO。


人事频繁变动下,阿里大文娱每年巨额的投入和管理的混乱,无疑为贪腐高发提供了土壤。其中,优酷、阿里影业成为贪腐重灾区。


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导致阿里文娱板块战略摇摆不定的关键原因。俞永福在位时,曾对外宣布阿里大文娱的定位是做产业基础设施,完成对用户、内容和商业三大产业的基础设施升级,来获取流量和用户。


此后,俞永福又提出3+X的业务矩阵战略规划,“3”分别是大优酷事业群、UC事业群和垂直事业群,X包括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独立纵队,并极力强调“抚养女儿”来做内容。


有意思的是,在樊路远接手阿里影业CEO之后,就率先澄清了俞永福提出的“专心只做基础建设”的说法,提出“内容+基础设施”双轮驱动战略。所以,尽管阿里每年投入近百亿资金,却难以实现预期的目标,各业务在市场中掉队。


而无论是管理层的变动、还是持续亏损的优酷,阿里文娱作为集团战略布局的重要棋子,无疑要面对当下“难成大器”的尴尬。


免责声明:本网站资讯由计算机自动采集于网络、报纸、杂志等其它媒体,如侵犯了原作者的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
财新网华讯财经模拟炒股卓创塑料网 外汇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反馈建议 招贤纳士 合作加盟 免责声明
客服电话:400-806-1866     客服QQ:1223022    客服Email:hbzixun@126.com
Copyright@2002-2019 Hibor.com.cn 备案序号:京ICP备14012269号-4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37
运营公司:贵州绿色硅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本网站用于投资学习与研究用途,如果您的文章和报告不愿意在我们平台展示,请联系我们,谢谢!